医学院2016级临床二班走进老教授林其泉——谈王亚楠校长的特色美丽厦大
发布时间:2018-05-30 点击次数:268

       520日上午,厦门大学医学院16级临床二班8位学生代表共赴厦大海韵北区拜访林其泉老教授。本次拜访中,我们经林其泉老教授之口领略了王亚楠校长在学术和育人两方面的风采,同时就医学生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进行了深入探讨。

       刚进门,我们就见古朴的几案上摆满了书籍,林老教授与其老伴热情的款待我们喝茶、吃茶点,阵阵茶香中我们开始了座谈。林老教授先谈到老师一词的起源,即由军队中“老师常驻”延伸到教书育人。老师之职责为授其经验,而学习者要青出于蓝,进而引出王亚楠校长的生动事迹。教授谈到王亚楠校长在其一生主要有两大贡献,一为翻译、研究、应用《资本论》;二为在1950-1969年期间任厦大校长。学术研究方面,从起初翻译3大卷《资本论》,到晚年未完成作品的遗憾,一生中早起治学,喜欢“读”书等,无一不反映出王亚楠校长对学术研究的严谨与执着;育人事业方面,在任厦门大学校长期间,他无私默默关心学生、老师、工友,用宽阔胸襟包容人民群众,常以身作则教育学生讲礼貌。从林老教授讲述的一些生动细节中,我们感受到王校长公私分明、先人后己、不讲空套话、兢兢业业的高尚品格;同时在培养人才方面,王校长又独具慧眼,发现陈景润的数学才能并全力支持。尊重人才的个人意见,招揽了大批著名学者,正是由于其在识才、惜才、育才方面的鞠躬尽瘁,厦大才能迅速发展,无愧为南方之强。

       在论及厦大“最美大学”的称号,林教授笑谈道,王校长眼中的最美不是指现在媒体中的厦大的外形,而是指厦大特色。风景宜人的校园很多,美景各具韵味,而厦大也应该充分发挥自己各方面的优势,建设具有自身特色的美丽学校。而现在作为厦大学子的我们,更应弘扬厦大四种精神,继承和发扬陈嘉庚先生的爱国精神、弘扬以罗扬才烈士为代表的厦大革命精神、以萨本栋校长为代表的艰苦办学的自强精神、以王亚南校长为代表的厦门大学科学精神,铸就大学之魂。

       之后我们就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有什么作用,医学生应该如何去学习提出了疑问。林老教授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被党中央证实并没有过时的基础上,更多的是解决年轻人思想上的方向及动力问题,一个人方向不对,只会越走越偏,越走越狭隘;作为医学生的我们一方面要精于本职,努力学习医学知识,另一方面更要有意识的通过学习正确的理论来为自己的人生道路指明方向。教授向我们展示了一本答案之书,更是告诉我们,要有理性批判思维,对待一件事,考虑综合因素,可以从一点发散到很多方面。这使我们获益匪浅。

       谈话结束后,我们团课小组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为林老教授及其老伴进行了中医的耳贴、推拿,希望为他们的睡眠质量及精神状态的提高尽绵薄之力。最后林其泉老教授夫妇热情的款待并送走了我们,看着那两个可爱的背影我们深受感动。老教授是厦大宝贵的财富,而建设特色美丽厦大的接力棒,该由我们这些青年学子继续传递。

       人物简介:林其泉,福州闽侯人,曾用名、笔名乃贺、何能,中共党员。 1959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学系。19601969年任经济学家王亚南学术秘书,1970年后转厦大教育系,历史系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上海五缘湾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湖南东方名人研究院和吉林名人文化研究院院士、史学会理事,福建省五缘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厦门市历史学会和厦门台湾学会、郑成功研究会常务理事,福建民俗学会闽台咨询部主任委员。

       长期从事历史的教学和研究,先后开过中国近代史、台湾史和分工史研究等课,编印过《台湾同胞反侵略斗争史》、《台湾历史地理概况》、《台港澳概况》等七本讲义;与傅在凌先生合编出版过《李资研究参考资料》(l3辑),参加编写出版过《中国历代名人胜迹大辞典》、《刘铭传在台湾》、《吴真人与道教文化》和《中华地域文化集成》等书。个人单独出版的著作有《分工的起源和发展》,厦大出版社出版;《台湾杂谈》,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台湾札记》,中国展望出版社出版;《闽台六亲》,厦大出版社出版;《八闽山水的民俗与旅游》,旅游教育出版社出版,《台湾历史故事集》,福建省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其中《分工的起源和发展》、《台湾札记》曾获福建省社科优秀成果奖。近二十年来发表过九十多篇学术论文,主要有《略论林则徐的经济思想》(载中国经济问题),收入《鸦片战争史论文专集》续编),《试析1895年台湾民主国》,《中法战争台湾保卫战胜利原因》,《太平天国运动期间台胞的斗争》,《板台湾学者论中国大经济圈》(载台湾《中华杂志》),《科学技术与社会发展》(载台湾《展望》杂志)等。在海内外近百种报刊杂志(包括《人民日报海外版》、《福建日报》、香港《大公报》、台湾《公论》、《远望》、菲律宾世界日报》、《商报》)等发表过近七百篇知识小品和杂感。公开发表的文章和出版的著作打400多万字。


文/韩佩颐  尚元君

图/尚元君

Top